News

新闻资讯

通知公告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通知公告

蒙古社会由奴未制向封建制过渡

  蒙古草原各部进入十二世纪以后,社会情况有了巨大变化。由于经济迅速发展,旧有的奴隶制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继续提高,所以各种新旧因素和代表这些新旧因素的各阶级、各政治集团之问展开了激烈的错综复杂的斗争,斗争的结局,蒙古杜会实现了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过渡和统一。

  

  这时,畜牧业生产已经相当发达。仅蒙古部,在成吉思汗和扎木合的一次战斗中,双方各动员骑兵三万人,姑以一兵一转计,马匹已有六万。作为士兵给养的牛羊食畜,数t之大,更可想而知。此外还有各种兵器等军需供应。如果没有繁盛的畜收业和发达的手工业,要进行这样大规模的战争是不可能的。

  

  在原有的制适皮革、毡毯、弓弦、箭徽之类的手工业的墓础上,又出现了锻冶业和木作业。据《泉古秘史》记暇,专业手工匠已从一般牧民中分工出来,他们祖任制造帆车、大车、帐幕木架、家俱和枪矛、刀剑、甲宵等武器。

  

  十世纪开始,已有文献记暇彼古人和内地进行互市,用牲畜、马匹、毛皮换取内地的绢帛、铁器,西面也和畏吾儿(今新.维并尔族》、西及《截族的一支—党项族建立的政权》发生贸易往来,有些畏吾儿商人深入草原胶地进行商业活动。金朝废弛铁禁之后,华北地区的铁例钱币流入旅古地区,被泉古人改制为生产工具和武器,这对社会生产的发展和武力的强盛,发生了一定的作用。

  

  同时,还有部分策古人从事农业生产。如:汪古人和翁吉刺人掌捉了“种林很”的农业技术,蔑儿乞人也有“田禾”并使用.春康”(音中对)。《泉古秘史》中保存了“有土摘的百姓”这一称呼,塔塔儿人还修筑了“寨子”。可见部分人已经开始走向定居的生话。

  

  生产力大大提高,各部之间的经济、文化相互渗透甚至融合在一块,在这种情况下,各部分裂的状况和旧有的奴隶制生产关系就变成了生产力继续发展的侄格、社会向前进步的障碍。但是,腐朽的奴隶主阶级更加反动,他们单纯以战争为职业,彼此之间撅年互相攻击,杀伐不止,使蔽古草原地区完全陷入了“天下扰乱、互相攻劫、人不安生”的状态.这给社会生产带来了很大的破坏,对广大奴隶和自由民甚至力薄弱的奴隶主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因此,广大奴隶和自由民强烈反对各部奴隶主之间的掠夺战争,要求和平统一,这种要求和他们原来争取解放的斗争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历史溯流。这一潮流的主力军是奴隶阶级,他们的斗争动摇了奴隶占有制的根篆,震撼了奴隶主阶级的统治。然而,十二世纪,古社会的阶级斗争,除了奴隶与奴隶主的阶级斗争之外,还有自由民与奴隶主的阶级斗争,有各部首领之间革新与守旧的斗争,这些斗争又同奴隶主之间的掠夺战争交织在一名,出现了非常错综复杂的情况。在这一错综复杂的阶级斗争中,新的社会阶级—“那可儿,(伴当)和“合刺除叭下民)①出现了。


相关推荐Related suggestion